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校报校刊 > 老年文艺

校报校刊

四次采访“胡子将军”王震

作者:言鸣     发布时间:2015-8-20 点击数:2901

  
    1964年6月,我从上海来到被称为“幸福城”的新疆兵团农一师胜利十六场九连,当了一名军垦战士,又从一名普通的通讯员成长为兵团《新疆军垦报》常务副总编,我曾4次采访王震将军,至今难忘。

 

 为恢复兵团建制调研

 

    1980年9月,我从农场调入阿克苏农垦局(即农一师)担任新闻干事。早在农场,我对农一师的光荣历史有所耳闻,所熟悉的许多老战士中有三五九旅的战士,也有二军步兵五师的战士,他们不仅对三五九旅有着血浓于水的感情,而且与“胡子将军”王震有着休戚与共的情谊。这种在长期艰苦的生存环境中结成的情谊,几乎影响了我全部的新闻生涯。

 

  我调到农垦局的第三天,遇到王震将军到阿克苏垦区来调研,由此促成了我担任了尚无人接任的宣传处新闻干事。

 

  当时,王震将军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他前来调研是为了尽快恢复在1975年被解散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作准备的。王震将军轻车简从,随行人员中有一位著名的女诗人柯岩(代表作《周总理,您在哪里?》)。王震将军住在阿克苏地委招待所,开座谈会时,他快人快语,慷慨陈词,大谈农垦的重要性,对当时解散兵团流露了难以掩饰的不满(柯岩则以女性的细腻、缜密特点提醒“老爷子”口下留意),反映了当时特殊年代老一辈想摆脱“文革”的影响,志在重整河山的复杂心情。

 

  在阿克苏,王震将军特意召来了时任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农垦局局长赵明高。赵明高曾是王震将军在三五九旅时的卫队长,跟着王震南征北战,结下了生死与共的战斗情谊。赵明高早年进新疆后曾任农一师参谋长,后奉王震将军之命,担任北大荒牡丹江垦区管理局局长。“文革”前,他返回农一师担任副政委。他的历程与王震将军紧密相连。此次王震将军重召老部下,又有什么部署呢?

 

  晚饭后,王震将军、赵明高漫步在招待所的林荫道上,我拍下了一幅幅珍贵的照片,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王震将军运筹帷握幄、决胜千里的大将气度和重情重义,以及知人善任的人格魅力。王震将军嘱咐赵明高,耍积极做好恢复兵团建制的准备,带好农一师这支老部队,让南泥湾精神在新疆塔里木发扬光大,开花结果。

 

  两年以后,在王震将军的力主下,恢复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赵明高调任农一师师长、党委书记,遂使这支老部队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1984年,我担任《胜利报》总编,该报的前身是第二军步兵五师的师报,步兵五师的前身正是大名鼎鼎的三五九旅,因此“胜利报”三个字是王震将军在解放后题写的。在新的岗位上,我认真阅读了王震将军所著的《左宗棠在新疆》一书,更理解了王震请缨赴疆、卫国保边的爱国情怀,我对自已能在三五九旅的老底子部队中从事新闻工作而倍感自豪。

 

 为农垦产品展销会剪彩

 

  1984年农垦部与新华社合作,在新华社干部进修学院创办了农垦新闻干部大专班,一来是培训农垦系统的新闻干部,二来为这些新闻干部解决学历问题。我报名参加考试,红榜高中,踏进了地处北京西郊紫竹院板井村的新华社干部进修学院的大门。

 

  1984年秋天,一年一度的全国农垦产品展销会在北京农展馆举办,一方面是在京城充分展示农垦的风采,另一方面为首都百姓提供丰富多彩、优质廉价的农副产品。因此,受到国家的重视,也深受群众欢迎。

 
 
    开幕那天,听说王震将军要亲临剪彩,我早早地赶到现场,挤在记者席的最前列,静候着王震将军的到来。上午10时许,王震将军在农垦部副部长赵凡的陪同下来到展厅,他兴致勃勃地剪彩后,饶有兴味地参观了新疆、黑龙江两大垦区的展厅,看到黑龙江生产的优质大米和塔里木垦区用地膜覆盖技术培育出来的瓜果,他很高兴,爽朗地笑了。这两大垦区是我国农垦事业的两大支柱,也是王震将军倾注心血最多的两大垦区,他关注老部队的深情一览无余。我把当时的情景写成特写,马上发回新疆,很快被《新疆日报》添加花边刊用了。

 

 向这片西陲故土深情鞠躬

 

  

    我采写王震将军的有关活动中,印象最深刻的是1991年那一次。

 

  1991年8月,正是新疆瓜果飘香、百花盛开的大好季节,王震将军(时任国家副主席)又一次来到了这块使他梦牵魂萦的土地。尽管他到新疆的次数难以统计了,但此时他已经身患重病,这次新疆之行具有更深一层的含义。

 

   新疆自治区和兵团党委对老首长王震将军此番来疆十分重视,特地组成了“两报一台”的联合报道组,在全疆范围内发统稿。我有幸与《新疆日报》王总编、新疆人民广播电台赵总编一起参与了这次报道活动。我当时已在《新疆军垦报》担任副总编。临行前,程玉祥社长再三交代,这是一次重大的报道活动,一定要反映出我们兵团军垦战士对王震将军的深厚感情,以及我们《新疆军垦报》的特色。

 

   在长达8天的采访活动中,我跟随王震将军几乎走遍了大半个新疆,流连西公园,登上红山顶,北上石河子,南下喀什城,接见老同志,进访清真寺,高唱新疆好,畅叙民族情……我深深地领悟到王震将军对边疆国土的浓烈感情,以及对边疆人民、老部下的深沉大爱。

 

   接见新疆老同志时,王震将军特地和新疆著名的舞蹈家康巴尔汗亲切握手,热烈拥抱,互致问候,情景十分感人。他接见老部下时,把生死与共的真挚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一位名叫李洪清的老八路,当年跟随王震攻打兰州时是机枪排长。当时部队久攻不下,王震心急火燎,李洪清当即在王震面前立下军令状:“攻不下兰州,提头来见。”结果一阵猛攻,终于拿下了兰州。这次李洪清见了王震,激动地前倾身子,拍着自己的脑袋说:“王旅长,我的头还长得好好的哩!”将军与士兵的幽默和乐观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在长达8天的视察中,王震将军最动人之处是惜老爱幼,每到一地先访“三老”,与银须白发的维吾族大爷合影,拥抱天真烂漫的孩子,这一切都在瞬间定格在我的镜头里,此后化为我滔滔不绝的文思,成为我新闻生涯中的珍贵记忆。

 

    王震将军离别返京之时,他特意穿了一身维吾尔族的长袍,戴着一顶小花帽,在飞机的舷梯上向这片西陲热土深情地三鞠躬,神情庄重,令人动容。

 

    在这8天的采访中,我除了为“两报一台”写统稿外,每天还要写一篇特写,把王震将军热爱边陲故土的细节介绍给广大读者。最后,我又撰写了长篇通讯《将军故上情——国家副主席王震视察新疆侧记》,在自治区多家报刊上刊发。我拍摄了数百幅珍贵的照片,其中王震将军与少数民族儿童在一起的照片被《新疆画报》选为封面,并获得了当年的新闻摄影奖。

 

  

  1993年3月,在广州疗养的王震将军不幸逝世,享年85岁。王震将军最后一次到新疆时曾表示,在他百年后要把骨灰撒在天山南北。

 

   4月5日清明,乌鲁木齐天色凝重,阴云低垂,搭载王震将军骨灰的飞机降落,王震夫人王季青和儿子王军、王兵捧着王震的骨灰盒走下飞机,机场上一片呜咽之声。飞机升空后,在乌鲁木齐上空盘旋了两圈,随后向天山后沟方向飞去。在低沉的哀乐声中,王震将军的夫人和子女,撒一把骨灰,撒一捧花瓣,同时口中喃喃低语,似乎在呼唤王震将军的英灵,情景十分感人。我见证了这一过程,几乎是含着热泪完成了最后一次“采写”王震将军的报道。

本文共1页 

关闭窗口

2015 © 上海老龄大学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延安西路300号静安大楼14~16层 电话:62487030 邮编:200040

沪ICP备1505760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198号

当前在线人数:368;累计访问人数:911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