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校报校刊 > 老年文艺

校报校刊

应野平:身居“愚楼”胸贮万壑

作者:陆其国     发布时间:2015-8-20 点击数:3049


 

  走进上海,生命的转折

 

    2014年9月下旬的一天,上海凌晨突然下起大雨,我如约赶到上海愚园路“愚谷邨”,采访“愚楼”楼主、已故海上著名山水画家应野平的后人。

 

    应野平,浙江宁海人,父亲是清末秀才,曾任宁海教育会长。应野平从小临摹古人法帖,并喜爱绘画。他11岁时,24岁的画家潘天寿从浙江一师毕业后回到家乡小学教书,经常走进应家,与应野平父兄谈书论艺,有时兴之所致,还当场挥毫,那泼墨淋漓、气势磅礴的大写意作品,让一旁的应野平看得如痴如醉,钦佩不已。

 

    后来应家因家境不济,14岁的应野平经老乡介绍,到上海模范工厂电刻部当学徒。学徒期满后,进入富华礼品公司当画工,专门描绘银盾上的工艺画。此时应野平在绘画上已大有长进,而且非常勤奋。只要一有空,他经常向朋友商借任伯年、费晓楼的人物画稿,回来揣摩绘习,或者一头钻进街上的裱画店,欣赏、品味装裱好挂在墙上的他人佳作。应野平强记默认,特别是这些画的整体布局、线条勾连、色彩层次、细节运用……回家后进行背临,在宣纸上重新还原所默记的作品。最初他还会记三落四,有所遗漏,但是经历数次后,他的复原画作几达原貌,有时候甚至几根草、几棵树、几座山都一一呈现,这背临功夫成为他的独门绝技。

 

    此时,潘天寿已在杭州西湖美专任教,同时在上海美专等学校兼课,应野平不时拿着自己的作品前去请教。潘天寿总是热情指教,让他受益良多。

 

    应野平自16岁后专攻山水画,从“四王”入门,继而上溯“元四家”及北宋诸家,对石涛之画作也心摹手追,多次受到潘天寿的指点,加之后来进入吴昌硕主持的海上题襟馆及黄宾虹、钱瘦铁的蜜蜂画社,使应野平在绘画创作上突飞猛进。

 

    据应野平儿子、画家应洪声回忆,父亲生性开朗乐观,喜爱交友,极有人脉,他经常与老辈画家和同辈画友交流画艺,切磋画理,合作画画。应洪声提到父亲临摹的稿本,主要是在阅读中体会和理解,然后心存目想,再倾注于笔下,所以他的作品在仿古中有变化,在构图、笔墨、气韵上有自己的特点。

 

    应洪声举例说明,他父亲30岁时仿元代王蒙的《林麓幽居图》,原画是在好友王季迁家所见,他细察笔墨意韵,精神内涵,心领神会后,回到家即铺纸挥毫,把自己的理解和创造融会贯通于作品中,于是改王蒙的繁密为简练,苍茫为润泽,设色清净淡雅,得苍古雅逸的意韵,显现了父亲深厚的传统功力和多方面的艺术修养。这幅画后来被日本友人收藏,并在1978年选入日本出版的《世界名画·中国名画集》。

 

    1942年,应野平终于在上海大新公司举办个人画展,展出他不同时期创作的200多幅作品,展期7天,画展结束,这200多幅作品大多被人争相购买。从此,应野平成为一位职业画家,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有一阵子,家人常常看到他不停地画,又不停地撕画,原来他对这些画不满意。1947年,应野平在西藏路宁波同乡会再次举办个人画展,并出版个人画集,这也标志着他的绘画技艺更上一层楼,扩大了在上海画坛圈子里的影响。

 

    这时候应野平一家已住进“愚谷邨”,他给画室取名“愚楼”,其意不言而喻。

 

不断变幻,妙契无痕

 

    1949年后,应野平曾在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供职,一如往常,他依然乐于助人。连环画大师贺友直回忆道:“我对应老虽未行拜师礼,但心目中敬他为师。”“应老待人坦诚,凡有求教,必悉心指点。”贺友直非常珍视应野平的指点,珍藏着应野平为他作的示范画稿。

 

    1954年华东美术家协会成立,应野平担任专职画师。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更好地贴近人民生活,应野平与许多画家一样,背起画夹,深入民间,边体验,边写生,足迹遍及苏北、福建、舟山等地。每到一处,他都认真观察,勤于速写,回来以后,潜心创作。

 

    应野平在苏北一处盐场体验生活时,发生了一段惊险故事。他沿着海滩走时,突然遇到海水涨潮,他惊慌失措、跌跌撞撞转身返回,汹涌的海水已淹到了他的胸口。当他喘着气终于爬上岸时,却遇到一条凶猛的大狗扑过来,他本能地用手中的画夹去驱赶大狗,最后赶跑了大狗,但画夹上的画稿也成了“天女散花”。从那里回来不久,他创作了表现盐场工人生活的巨幅新国画《盐廪》,这幅作品后来参加全国美展,并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发表。

 

    应野平的同事黄振亮回忆道:1957年夏天,他和应野平北上组稿,途经泰安,攀登泰山。应野平不时爬爬停停,为眼前的景致所陶醉,忍不住伫足,在速写本上画上几笔。这样走走停停,直到傍晚才到达二天门,借宿在一农家简陋的旅店。第二天清晨,黄振亮睁开眼睛,不见应野平的身影。“走出户外,但见山崖下浓云拥聚、墨峰似岛,应先生早已在崖旁山石上坐定作画了。匆匆早餐后,继续登程,应先生又是不断作画……泰山归来后,应先生曾创作大量画卷,其中有一幅《旭日东升》中堂画,宏伟壮丽,气象万千,富于艺术感染力,那正是泰山观日景象的艺术再现。”

 

    1960年后,应野平开始任教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72年他与唐云合作的巨幅山水画,挂于上海接待国家元首的宴会厅。此时他的作品愈臻炉火纯青,所作笔墨苍润拙朴,格调清新明快,画面气韵生动,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获奖,并被中国美术馆等单位收藏,其中国画《澜沧江畔》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

 

    1986年4月,应野平应邀在日本东京、大阪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并出版《应野平山水画集》,所作《水墨山水》获得日本“86现代水墨画展”优秀奖。1988年6月,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也标志着他的艺术创作达到了新的高度。

 

    应野平晚年时,恪守“笔墨当随时代”——时代需要精品的创作理念,反复锤炼绘画语言,精勤探究表现形式,熔铸古今,强化个性,为丰富、完善现代水墨画的笔墨技巧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晚年的笔墨趋于厚重、凝练、旷逸、雄健,善以简约、拙秀的书法笔意刻画山石、树木、流泉、村居,兼用浓淡多变的墨色晕染、皴擦;增加物象的厚度和层次感,以块面代替点、线,局部留白、虚化,表现光照与色阶;敷色或浓重、或雅澹、色墨相渗、韵致微妙,既得南派山水的秀润、清隽,又具北派山水的厚重、滋实。一画既成,喜题自作诗词,集诗、书、画于一炉,以精、气、神赋新格,终臻人画俱老之纯青境界。

 

    应野平的作品自在日本巡展及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之后,声名远传中外,成为继张大千、吴湖帆、傅抱石之后现代山水画坛又一位重量级艺术大师,他所留存的精品力作也深受中外藏家青睐。

       

    应野平一生留下上千幅山水画作品,几乎涵盖新中国各个时期的风雨历程、峥嵘岁月,堪称一部浓缩的有代表性的新中国新山水画画史。程十发先生所言:新中国成立后,“给应野平先生的画幅增加了勃勃的生机,画风也起了明显的变化,在章法、形式上摆脱了旧形式的束缚,增添了新趣,而又出古人的法度之外。可以说,传统之流和造化之源的汇合,使野平先生的山水画灿然日新。”

 

    应野平对作画抱有无比虔诚的责任感,每当素笺在案、毫端着墨之时,便物我皆忘,驱使着笔墨运行的只有对艺术的一腔忠贞,对人生的无限深情,即具备了古人所说的“气”。多年来,应野平“外师造化”的深厚积累,在创作过程中,由“中得心源”而演化成的天地山川,都笼罩在对生活、对艺术一片至诚的浩然正气之中。苏东坡有词云:“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其意境即能从应野平的画面上映现,他常常是乘兴抒写,坦荡率真,游刃有余,运斤成风。其胸中块垒,脚底风云,尽在有意无意之间凝上画面。

 

    有论者指出:欣赏应野平山水画,如能在运笔、用墨、用色及用水上细加琢磨,收获会更大。他的作品提倡气势壮阔,一气呵成,充分发挥了水、墨、色在宣纸上只有第一次落笔时才可能产生的奇妙效果。水与墨的渗化作用,在整个创作进程中,不断变幻,妙契无痕。这里有阳光照耀下石崚、峰侧的强烈反光,有浓荫绿纱在山阴云露间的溟溟氛围,烟云舒卷,溪涧湍急,静者坚凝,动者流盼,浑沌一片的天然画图。难怪日本艺术家赞叹他为“中国山水画家第一人”。

 

 

[链接]

 

    应野平,初名俊、野苹,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常务理事,上海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1990年5月病逝于上海。

本文共1页 

关闭窗口

2015 © 上海老龄大学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延安西路300号静安大楼14~16层 电话:62487030 邮编:200040

沪ICP备1505760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198号

当前在线人数:349;累计访问人数:9111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