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校报校刊 > 老年文艺

校报校刊

桐花朵朵燕子飞

作者:晓鹿     发布时间:2015-8-21 点击数:4310

     每一次教师节的到来,都会让我忆起过去的校园生活,忆起宽阔的操场,忆起弥漫着书卷气的红瓦教舍,忆起阳光穿过教室所映出的灰尘,忆起漆色斑驳的黑板,更忆起老师们的音容笑貌……在我的求学光阴里,有两位老师,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一位是我的小学蔡老师,她启蒙了我对文学的热爱;一位是我的大学严教授,他培育了我的专业素质。他们两位恰好贯穿了我读书生涯的始终,贯穿了我现在的主业以及业余爱好。

 

    小学三年级,我们换了新班主任,半百年龄,姓蔡,教语文。

 

    那时候还没有实行双休日,周六上完半天课后,蔡老师会约我们几个作文比较好的同学到她家里做客。每次去,蔡老师就布置一道命题作文,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写完。我们几个关在房间里写呀写,蔡老师就在厨房里包饺子、擀面条,等我们写完后进行犒劳。

 

    蔡老师会做现场点评,谁的比喻句用得比较好,谁的结构安排比较新颖,谁选取的事例比较特别,谁的文章这次没写好的原因,等等。等她讲评完,她会挑选其中写得比较好的,帮我们投给报社。

 

    有一次,她出了道题目《考》。我们都选取学校里某一场考试来写,但有位姓沈的同学,选材却很别致。她写夏夜纳凉的某一个晚上,父亲考她一个问题:1公斤棉花和1公斤铁,哪个更重一点。现在来看这个问题,一点也不新鲜,脑筋急转弯的题目早就做烂了。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对一个小学生而言,的确是个很新颖的问题。

 

    这篇《考》,经过蔡老师的举荐之后,发表在当年家乡的日报上,轰动了学校。想当年,那么小的孩子要发表篇文章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呀!沈同学后来也凭借这篇发表的文章,被学校保送到城里最好的中学。

 

    为了帮助我们体验生活、积累素材,蔡老师有时会带我们去公园、博物馆参观,门票都是她自掏腰包,当然参观完毕我们就得写游记了。记得有次从公园回来,她叫我们自拟题目作文,其他几个同学都拟了一个类似《公园游记》这样的题目,我拟的题目是《大自然的馈赠》,被蔡老师表扬了一下,说有新意,我很受鼓舞。

 

    大学毕业后我离开了家乡,去了另外一座城市生活。繁忙的工作之余,我用写文章来调剂和丰富自己的生活。每当看到文章变成了铅字,我在高兴之余便情不自禁地忆起蔡老师。我想,我最初对写文章的热情就是蔡老师点燃的。

 

    掐指算来,我已经有20余年未见到蔡老师了,但她在我心里的模样依然清晰如故。我常想,我们并非蔡老师的孩子,我们也不缴纳额外的学费给她,可是她对我们,只有付出,不计回报。不常见,但常忆,是的,她是我至今唯一还能记全名字的小学老师。她叫蔡平权。

 

 

 

 

 

 

 

 

 

 

 

 

 

 

 

 

 

 

 

 

 

 

 

 

 

 

 

 

    读MBA的时候,遇到一位老教授,很有点意思。他教我们《人力资源管理》,并不教英文,但他第一天上课时国语却只讲了一句:“我姓严,以后你们直接叫我严某人好了。”

    然后,他叽里呱啦开讲英文了。他用英文详陈了自己的人生履历,包括毕业于何方,学什么专业,哪年晋级,女儿在哪所大学就读,他甚至还把自己当年的恋爱史也毫不保留地说给我们听了。他说:“你们别笑,我严某人是留过学的,国外教授第一堂课都是这样的自我介绍,不像国内的教授们,走上台来直接切入讲课主题,却不肯先把自己推介一下给大家。”言下之意,他是比国内教授们更国际化的。

    严某人上课不要求大家记笔记。他说:“我严某人的课只要你带着耳朵来听了,就没有过不去的道理。我不会要求你们背诵超过八个字的知识点,等你们考试的时候,你们想要多少分,我就给你们多少分。”哇塞,同学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打小上了那么多年课,可从来没有一个老师说“你想要几分,就给你几分呀!”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严某人把大家给狠狠地涮了一把。严某人教授的《人力资源管理》的平均分,居然排在所有科目的最底层。一时间,同学们怨声载道,纷纷数落严某人的言行不一。严某人却振振有辞:“分数有什么用,MBA就是教你如何Improve your mode of thinking(改善你的心智模式),假如你这点做到了,你就是我心中最好的MBA学生。”细细咀嚼他的话,也有点道理。

    我上严某人的课,最喜欢听他讲故事。我至今难以忘怀他讲的那个发生在日本北海道的《狐狸的故事》。He-fox和She-fox(严某人说动物的公母,在英文中可以分别用He和She来连接)含辛茹苦地带大小狐狸们,然后又一反舐犊之情,逼着小狐狸们自己去谋生。小狐狸们在独自谋生的过程中,有的伤残了,有的死了。但是,有一只小狐狸艰难地活了下来,从此使狐狸家族得以延续。

    严某人讲这个故事是试图让我们明白什么叫law of the jungle(丛林法则),这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如果一个人永远待在父母身边,当有一天需要他独自面对世界时,他一定会无所适从。丛林法则就是说,自然界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和弱肉强食的。感谢严某人,让一个枯燥的理论鲜活起来。
 

   
想一想,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MBA教授,大概就只有严某人一个。他用他的自信,他的博学和口才,他独特的见解,他生动的演讲,他活泼的陈述,彻底征服了我。现在,我是一个专业从事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人员,在工作中,我时常想起严某人,他的独特魅力影响了我,我把他的教诲融入工作之中。假如有一天,我能成长为一个魅力四射的成功人士,那么严某人就是我身后的教父——随时准备被他狠狠地涮一把。

本文共1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主题词桐花朵朵燕子飞  

2015 © 上海老龄大学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延安西路300号静安大楼14~16层 电话:62487030 邮编:200040

沪ICP备1505760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198号

当前在线人数:362;累计访问人数:911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