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校报校刊 > 老年文艺

校报校刊

她,披着五彩霞光

作者:远山     发布时间:2015-8-24 点击数:2856

    他一上码头,径直往左前方的一条铺着青石板的小路走去。似乎,他对这个名叫布袋的小岛地形非常的熟悉。

 

    17号旅馆。他抬头看了看院子墙门上面的门牌号,这个小岛最有特色的就是一家家错落有致的庭院式旅馆。“老板娘,我还住三楼最靠边的明轩斋。”倚在总台边,他笑容满面。“明轩斋已经有人住了。”老板娘看着面熟的他抱歉地说。“我可以等。”他庆幸自己比她早到了7天,他一定要比她早到的,他还有许多事要做。

 

    第6天,他终于住到了明轩斋。一进门就直奔卫生间,从口袋里掏出那把锋利的瑞士小刀,轻轻一弹,打开了洗手台下面的木夹层。果然,他去年藏着的东西还在,用黑油布包裹着。他坐在靠窗的藤椅上,细细抚摸着那黑油布。窗外是海,一望无际,他似乎看到了去年的那个傍晚,那个自己,那个她。

 

    那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小岛,他是随便在网上点击时点到这个地名的,一个小岛屿,还保留着古老的传说带点神秘的小岛。他从长白山下来,只带了一把贴身的瑞士小刀。海风习习,涛声轻柔。他第一次看到海,他很好奇,他更好奇——她,夕阳下的那个背影,修长,衣袂飘飘,他想起了安徒生童话里那个海的女儿。

 

   天快黑了,海边没有一个游客,一个青年女子独自站在海边很不安全。她已经整整站了一个小时了,一直看着前面的那片海。他不好打扰,他怕她怪罪,尤其对于一个陌生的女人。于是,他也装作欣赏大海的样子,站在她的旁边。

 

    突然,她转过头来,她说:“我叫清秋。”他很纳闷,她叫什么关他什么事呢。她接着又说:“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知道你住在哪?你叫应涛,是住在17号旅馆明轩斋的房客。你住在明轩斋七天了,你是个画家。你不停地画不停地撕,你很烦躁,你很焦虑,你画画时落笔很重,你撕画时很急,你情绪不稳,带着很大的不满,好像是要把生活和自己都撕碎了。”

 

    她的嘴巴一张一合,一句句清晰的话从她的嘴里流出。他惊讶地看着她,看着她看不清的眼睛,天都黑了,这个还戴着墨镜的女人究竟要干什么呢?“我就住在你对面的房间,红藤阁里的女人,从我的阳台可以看到你的房间,你很粗心,或者说你已经不在乎,你不拉上窗帘,这几天几乎不吃饭不睡觉,你很糟糕。”她继续轻轻柔柔地说着。

 

    “那么你呢,你一个人站在这里,也是……”他手里紧攥着那把瑞士小刀,迎着她问。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她——很莫名其妙的,他居然还会去担心一个陌生的女人。此刻,他恐怕用那把瑞士小刀割了自己的手腕走向海里了,他从长白山下来时就是这么想的。他给了自己7天时间,如果在这个无人干扰的小岛上,他用7天的时间还没有构思出自己一幅满意的作品,那么他就用这把瑞士小刀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是个艺术家,没有了灵感和创造,就等于死亡。

 

    “你终于问了。”她弯下腰,轻轻地撩起裙子的一角。“你看到我的左腿有什么不一样吗?那天的舞台有多漂亮啊,镁光灯、音乐、天鹅湖,一切都布置好了,一只只白天鹅就要起飞了。可是,世事就是这么难以预料,当领舞的那只白天鹅刚从幕布后飞出来时,舞台旁边的一根管子倒了下来,那只天鹅飞不起来了,后来医生宣判,从此不能在舞台上跳舞了。”她抚摸着明显纤细的左腿,声音低了下来。

 

    “扶我一把。”她把手伸向了他,说:“有很多摄影师替我拍过照片,但还没有一个画家为我画过像,明天,你能为我画一幅吗?”他下意识地收起了那把瑞士小刀,握住了她的纤细的手。

 

    一轮旭日冉冉升起,海面上一片霞光,她面朝大海,静静地……突然,他感觉眼前多么辽阔,似乎有一股强大的暖流激励着他,他支起了画架,拿起画笔,笔下的她披着五彩霞光——天鹅复活了。他画完最后一笔,在她美丽的大眼睛上轻轻地点一下。

 

    “我不要。”她轻轻摇头,“你把它藏在17号旅馆里吧,我们约定明年的今天一起来取。”“好的。”

 

    如今他坐在靠窗的藤椅上,窗外是海,一望无际。“滴滴滴”,有短信提示,打断了他的沉思,手机上显示“清秋”两字,他打开,看着看着,笑了。第二天,他把那幅画铺平和那把瑞士小刀一起放在了窗台上,离开了17号旅馆。

 

    背后,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她嫣然一笑。

本文共1页 

关闭窗口

2015 © 上海老龄大学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延安西路300号静安大楼14~16层 电话:62487030 邮编:200040

沪ICP备1505760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198号

当前在线人数:343;累计访问人数:9111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