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校报校刊 > 老年文艺

校报校刊

这里读书静悄悄

作者:顾振发     发布时间:2015-8-24 点击数:3203

  

    我从中学时代起,对图书馆有着特别的偏爱和依赖。

 

    我家曾住在南京路、青海路附近,当时的上海图书馆位于不远处的南京路、黄陂路口。那是一幢建于1933年的著名历史建筑,最初是上海跑马总会,整个建筑的主体沿跑马场(现为人民公园和人民广场)的跑道一侧展开,由一栋四层高的长排楼房,以及北端高度为53.3米的方形钟楼组成。这座钟楼与隔街相望的国际饭店一直是南京路上的标志性建筑。

 

    我上中学时,经常去上海图书馆,看书、做作业。那个年代里,上海人的居住条件普遍比较差。我家住在老式的石库门房子里,祖孙三代挤在两间小屋里,不要说书房,连一个书桌都放不下,再加上弟妹的吵闹,我更喜欢到图书馆读书。那里环境优越,静悄悄。

 

    我还经常约几个同班同学一起去。在图书馆里,我们看书,做作业,偶尔,我们几个脑袋碰在一起,轻声细语地讨论某个问题。后来,我们在1962年分别考上了北京、上海的全国重点大学。

 

    现在,我退休了,住在胶州路上。幸运的是,离家不远的新闸路1702-1708号,有个静安区图书馆。其西侧的一幢楼始建于1931年,具有英国古典建筑风格,主体结构浑厚敦实,内部装饰稳重典雅,最初是中华民国海关图书馆,精铜镂空铸成的两扇大门上各有“海关书”三个古朴的繁体字,门楣上镌刻着扬帆远航的轮船图案,自豪地显示这座建筑的不凡身世。

 

    改革开放后,我的居住条件得到了明显地改善,住房宽敞了,还有个小书房。但是,我仍然喜欢到静安区图书馆读书。那里窗明几净,冬暖夏凉,学习氛围好,读书效率高。

 

    我在图书馆里发现,老年人读书主要有4种类型,有的是来消遣,看看闲书,调适心情;有的是为了拓展视野,想多了解一点外面的精彩世界,以及他人的别样生活;有的是为了“补课”,弥补过去工作忙未能如愿静心读书的缺憾;有的是为了继续顽强地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不断地做出新的贡献。

 

    老年人的体力明显不如年轻人,不服老不行。但是,老年人的脑力并不完全输给年轻人。现代医学研究证实,老年人的大脑只是体积略微萎缩一点,其功能并没有明显降低。相反,有一些老年人在深入思考、分析判断、系统总结和研究创新等方面,甚至比他年轻时候的表现更加出色。这些老年人,只要是在长期从事的某个专业,或者是在感兴趣的某个领域里,仍然可以大有作为。现在,不少80、90多岁的老人,甚至100岁左右的国内外著名人物,至今仍活跃在各个领域里,他们是我们老年人理想的楷模。

 

    国外有一项长期追踪研究的结果显示,终身学习可以决定老年人的健康程度,以及对生命的自我满意程度。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多数老年人的读书,只要是“老有所好”、“老有所乐”,只要是人老心不老、身心健康,就可以了,不必过分强调 “老有所为”。老年人应该把读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努力当一个读书养老的儒雅长者。

 

    上海拥有遍布全市、数量众多的社会公共文化设施,各级图书馆和街道社区阅览室的大门,对每一个人都是敞开着的。老年朋友们,走出家门,到图书馆来吧,这里读书静悄悄。

本文共1页 

关闭窗口

2015 © 上海老龄大学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延安西路300号静安大楼14~16层 电话:62487030 邮编:200040

沪ICP备1505760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198号

当前在线人数:341;累计访问人数:9111254